返回
顶部
官方咨询热线: 010-84038591
扫码关注官方微信
专家风采 Expert demeanor
王陇德 王陇德,祖籍浙江绍兴,1947年出生于甘肃兰州,卫生管理与流行病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1969年毕业于原兰州医学院医疗系;1982年毕业于中国医学科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1980年作为交换学者,赴美国纽约市大学西奈山医学院进修两年。曾任卫生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200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院士。现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健康促进与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江山如画,中华人民共和国即将迎来70华诞;岁月如歌,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也已走过了35年历程。回眸过往,在共和国发展历程中、在改革开放大潮中、在实施健康中国战略进程中,广大医疗卫生工作者致力于保护生产力、维护人民健康,普及医学知识、提升公民健康素养,为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其中健康教育人的奉献,也在时代画卷上留下了浓墨重彩。

中国健康促进与教育协会从今日起,继续推出“感动华夏健康教育人”系列宣传报道。他们中,既有共和国的卫生部长、院士,知名教授,也有在健康促进与教育岗位上奉献终身的老健康教育工作者。

回眸他们的印迹、记录他们的心声、展示他们的风采,旨在让更多的人了解老一辈健康教育人的智慧与汗水、精神与境界,以期树立新时代的健教楷模,弘扬社会正能量。

[人物小传]王陇德,祖籍浙江绍兴,1947年出生于甘肃兰州,卫生管理与流行病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华预防医学会会长。1969年毕业于原兰州医学院医疗系;1982年毕业于中国医学科学院,获医学硕士学位;1980年作为交换学者,赴美国纽约市大学西奈山医学院进修两年。曾任卫生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200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院士。现任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健康促进与教育专家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委员会副主任等职。

他长期从事流行病学、公众健康促进专业研究及卫生管理等工作,提出并领导组建了全国医疗机构传染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网络直报系统;研究提出了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血吸虫病控制新策略;推进慢性病防控策略向“预防为主”转移,提出并组织实施全国“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应对艾滋病杰出领导和持续贡献”奖、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控制“高川”奖和世界卫生组织“世界无烟日奖”等奖项。

 

2019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们如约来到了王陇德院士的办公室。室外柳树新芽,窗内阳光播撒。红润的面庞,睿智的目光,挺拔的身材,敏捷的步伐,是王院士给我们留下的第一印象。


 

从一个医学院校毕业生到省卫生厅厅长、卫生部副部长,再到卫生管理与流行病学家、健康教育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怎样砥砺前行,方能有如此壮丽的人生履历?

三次人生抉择

走上卫生健康之路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

 

王陇德院士1947年出生在甘肃兰州。祖上曾在清朝为官,父亲是毕业于北平铁道大学(今北京交通大学)的一名土木建筑工程师。他的家教非常严格,母亲要求5岁上学的他“放学后就要直接回家学习”,“一有空就看书学习”。这让他养成了惜时如金的好习惯。甚至在文革时,也未停止读书学习。父亲喜欢京剧,他从小耳濡目染,也十分热爱京剧。天资聪颖过人的王陇德,在这种良好的家庭环境中成长,从小就在各方面表现突出:不仅长期是班里的学习委员,而且是学校文艺队的骨干和中坚。

 

受父亲影响,考大学时,王陇德第一志愿填报的是清华大学的土木工程系,第二志愿是西安交通大学,第三志愿是哈军工,兰州医学院是他最后一个志愿。没想到,17岁的他因高考前的紧张和失眠而发挥失常,最终被兰州医学院医疗系录取。

 

人生选择中的第一次“违背初衷”,让王陇德迈出了从事卫生健康事业的第一步。

 

回顾过往,王陇德说:“一开始对医学确实是不了解,但进去了,就学吧。我在医学院的成绩依然很优秀,这应该是得益于从小养成的学习习惯。玩的时候彻底放松休息,等真正坐下来学的时候,就认真专注,学习效率很高。”在以后的学习工作中,他日渐发现,其实自己的性格也很适合做一名医生。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学校开展各种政治活动,文化学习几乎停止了。但王陇德没有丢下书本,在参加宣传队文艺活动的同时,抓住一切机会读书学习。文艺宣传活动也锻炼了王陇德的社会活动能力,对于他以后从事管理工作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1969年,王陇德从医疗系毕业,却被分配到了甘肃省卫生防疫站。“当时省卫生厅管人事的干部也搞不清医疗和公共卫生的区别。他说,反正你们都是学医的。于是就把我分配到了防疫站。”

 

人生选择中的第二次“违背初衷”,又让王陇德获得了公共卫生基础知识的启蒙。

 

“当时正是文革期间,北医的‘八大讲师’下放到甘肃基层,就在防疫站。像李天霖、曹家琪、连志浩、沈安、王黎华……他们其中的几位就跟我在一个办公室坐了好几年。我跟他们学了很多,受他们影响很深。”回首往事,王陇德觉得自己还是挺幸运的。

 

工作以后,别人聊天,王陇德安静地坐在一旁看书学习。他惜时如金,把各种能利用的时间都用来,加倍地努力学习。

 

机遇永远青睐有准备的人。1978年,中断了12年的研究生教育恢复招生。王陇德经过一个月的复习,就考上了中国医学科学院的研究生。

 

1980年,在中国医学科学院学习期间,王陇德又获得了赴美学习的机会。他与美国医学科学院的专家合作,研究肿瘤形成与饮食的关系,并取得了重要进展。这段经历让他对科学研究方法有了更深刻的体会。同时,也深刻认识到中美在预防医学研究上的差距,意识到中国应该投入更多的资源到疾病预防的环节上。

 

两年的时间很快过去。1982年,王陇德结束在美国纽约市大学西奈山医学院(School of Medicine at Mount Sinai)的进修回国,被分配到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工作。但他深知西部缺乏人才,医疗条件也很落后。便向组织提出回甘肃工作,经反复争取,终于如愿以偿。王陇德的回归,受到了甘肃省卫生厅的关注。当时,厅长找他谈话,希望他留在厅里从事行政工作。但一心想在临床一线有所作为的王陇德谢绝了厅长的安排,选择去了兰州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工作。

 

在随后半年多的时间里,那位厅长找了他四次。最后一次厅长说:“你做临床医生,看好的只是一个个的病人,你看得再多,你的一生能看好多少病人呢?而你做卫生行政工作,要是做好了,受益的将是一大片人。”这句话深深地打动了王陇德。

 

于是,王陇德有了第三次“违背初衷”的人生选择,走上了卫生行政管理岗位。

 

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凭借突出的工作成绩,王陇德从甘肃省卫生厅的小干事做起,做到副处长、副厅长。1991年被任命为厅长。

 

就这样,王陇德在甘肃生活、学习、工作了44年,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光阴奉献给了那片贫瘠而又充满希望的热土。同时也使他对最底层的医疗卫生状况了然于胸、铭刻于心,更加牵挂基层民众的身心健康。

 

1995年,鉴于他卓越的工作能力和突出的工作业绩,王陇德被任命为卫生部副部长。从1998年至2007年,担任国家卫生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

 

整整十二年,王陇德在国家卫生管理层面上充分展示了他的管理能力、经验和智慧,为卫生健康事业作出了更大的贡献——

02

一次SARS战役

触发的疫情报告制度创新

2003年初,整整一个春季,一种被称为“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又称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病毒搅乱了整个中国,并波及小半个世界。截至2003年5月27日,已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报告病例8221名,死亡735人。

 

当时国家传染病报告系统的工作程序是:医疗机构诊断出一个病例后,把信息填写到一张纸质卡上,然后通过邮局邮寄到所在县区防疫站,县区防疫站每十天汇总一次,然后上报到省市,省市卫生部门只能在一个月后将疫情信息上报卫生部。

 

SARS暴发初期,国家疾病报告系统的薄弱点就显现了出来。当北京各医院的非典病人实际数字已经达到320多人时,上报的数字仅为29人。王陇德临危受命,于2003年4月15日接管SARS防控工作。他当时就意识到,传染病必须立即实现个案报告!只有掌握了个案,信息资料比较全面了,才能去指挥控制。

 

于是,王陇德根据控制论对信息工作的要求,提出将计算机网络技术与传染病报告工作相结合,建立医疗机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他构思初步方案,直接参与设计,主持建立了基于互联网的全国医疗机构传染病例网络直报系统。

 

如此一来,国家卫生行政管理部门便能够及时掌握每一个SARS病例,有效隔离和控制每一个被SARS病毒感染的病人和其密切接触者。直报系统充分实现了王陇德设想的在SARS之战中充分做到知己知彼。可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一全国性的网络直报系统,如果没能快速及时地在源头上发现并控制每一个SARS病例,这场波及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病死率高达10%-15%的急性烈性呼吸道传染病,将会何等猖獗,将会给人们的生命、精神、财产带来多大损失!

 

非典过后,王陇德提出把37种法定传染病全部归入这一直报系统。经过在2004年1月1日的试用和2004年4月1日的全国正式运行,这一提议变成了现实。该直报系统彻底改变了50多年来医疗机构填写纸质卡、通过邮寄报告,防疫站逐月汇总、逐级报告,省和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在一个月后仅掌握疫情数据的被动状况,实现了“个案、实时、在线”的疫情掌控方式;个案病例的报告时间由平均5天仅报告到县(区)防疫站,缩短到0.6天就报告到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截至2008年底,全国100%的CDC、97%的县以上医疗机构和82%的乡镇卫生院共6.8万个单位实现了网上直报法定传染病。系统建立5年来,报告病例数比系统建立前5年年均增加39%,大幅度提高了传染病例发现和报告的及时性和敏感性,使中国疾病监测工作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使中国成为全球少数几个以“日”为单位进行常规疫情分析的国家之一。此系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原卫生部专家组鉴定认为达“国际先进水平”。2008年,包括美国疾病控制中心前主任Dr.Koplan在内的中外专家在《The Lancet》上发文称:“中国的传染病实时监测系统能够作为全球监测和应对传染病威胁的典范”。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组织的“太平洋论坛”2007年的会刊将中国的传染病报告系统作为两个推荐的范例之一。

 

针对新发传染病所产生的越来越大的威胁,王陇德又提出并主持在直报平台上建立“不明原因肺炎”的监测报告体系,在中国首次开展了重点传染病的症状和体征监测,实现了急性呼吸道传染病控制的“关口前移”和监测创新。此系统一经建立,就产生了明显的社会效益。2005-2006年,全国发现和报告的21例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病例均是通过该系统发现的。这些病例的报告时间比确诊时间平均提前了10天;部分病例的发现还为农业部门提供了疫情信息,使其及时采取措施控制了动物间疫情。2005年11月,云南省旅游胜地丽江突发急性呼吸道传染病疫情,首发及二代病例就是通过该监测系统报告的。由于疫情发现及时,迅速采取了控制措施,未再发生三代病例。后经测定痊愈患者的抗体,才明确此次疫情是甲类烈性传染病――肺鼠疫。此举强化了传染病的监测、预警体系,为控制SARS、人禽流感等重大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奠定了基础。

03

三大疾病

防治策略创新与两项国际奖

王陇德创新性地提出了一系列疾病防治策略,有力地推进了国家确定的几项重大传染病――结核病、艾滋病和血吸虫病的防治工作。

 

结核病防治——中国是全球22个结核病高负担国家之一,病例数仅次于印度,位居全球第二。世界卫生组织(WHO)担心中国不能按期完成其设定的2005年的阶段性控制目标,影响其全球目标实现。针对中国结核病患者发现水平较低的问题,王陇德以提高疾病控制系统整体效能为目的,重组系统,调整并充分发挥临床和公卫两个子系统的作用,加强二者之间的联系,于2004年初明确提出了以“医疗机构转诊患者,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根据网络直报信息追访患者并筛查其家属,乡镇卫生院设立查痰点”等为主的调整系统结构和功能的八项具体措施,并亲自组织实施。这些措施的有效实施,加强了医疗机构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在结核病防治工作领域的合作,迅速提高了病人发现率,扭转了中国结核病防治工作的落后局面,使中国的结核病人发现率从2003年的39%提升到2005年的79%,治愈率达91%,如期达到了WHO设定的全球结核病控制阶段性目标和《全国结核病防治规划(2001—2010年)》中期目标。鉴于他卓越的领导和有力的措施,在中国推广了现代结核病控制策略,世界卫生组织2007年授予他结核病控制“高川”奖。

 

艾滋病防治——王陇德一直为推动在中国制定艾滋病患者免费治疗政策和推广国际上行之有效的干预措施而努力。特别是2004年担任国务院艾滋病防治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以来,他推动建立了“政府主导、部门合作、全社会参与”的艾滋病防治工作机制,提出了“控制疫情、挽救生命”的工作目标,指导并组织了高危人群的筛查,使艾滋病感染者的掌握率从2003年的7.4%提高到2008年的39%;并根据商业性行为人群的活动特点,改革组织机构设置,提出并指导在全国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建“高危人群干预工作队”,实施性传播控制;利用中央党校的全国电视教学网络,对党政领导干部进行艾滋病防治知识及政策培训,为基层推开防治工作创造了条件。中国艾滋病新感染评估人数从2005年的7万减少到2007年的5万。2010年,由他主编的首部艾滋病学体系专著——《艾滋病学》出版,系统反映了发现艾滋病以来,全球在基础研究、临床治疗、预防控制、社会学及法律、政策支持等方面的现状与进展,是体现当前中国艾滋病研究领域最高水平的学科学术体系专著,填补了艾滋病防控研究的空白。王陇德领导组织的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使中国艾滋病防控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为此,2007年他荣获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颁发的“应对艾滋病杰出领导和持续贡献奖”。

 

血吸虫病防治——2004年的流行病学调查表明,中国有73万血吸虫病例,82%在湖区。以往实施的“查螺灭螺”和“查病治病”策略,未能有效控制湖区血吸虫病的流行。时任卫生部副部长的王陇德多次深入现场考察,运用系统分析方法,综合生物学、流行病学、社会经济学、卫生统计学等多学科理论以及卫星遥感、地理信息系统等现代信息技术,针对中国血吸虫病湖沼型流行区尚无有效防治策略且人畜再感染严重的问题,从中国血吸虫病流行特征与规律出发,首次提出毛蚴对钉螺的感染是流行链环中的主要环节,毛蚴的产生是流行的源头,于2005年创新性地提出了以“控制传染源”为主的血吸虫病控制新策略,制定了“以机代牛”、“封洲禁牧”、“改厕建沼气池”和管理好渔民粪便等控制人畜粪便中的血吸虫卵进入水体的具体措施,并领导在江西省进贤县开展了试点工作。试点前哨鼠的血吸虫感染率为79.3%;试点两年后,2007、2008年哨鼠和钉螺的感染率均降至0,说明水体已安全;人群感染率下降了98%-100%。该策略既控制了疾病的流行,又实现了人螺和谐共生,保护了环境,已被国务院作为一项新的血吸虫病防治策略在全国流行省、县加以推广,取得了显著效果,其主要内容也已被写入2006年颁布的《血吸虫病防治条例》中。该试点研究的结果已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全球著名的血吸虫病专家、美国的Charles H.King在同期杂志上就该项研究撰写了《向消除血吸虫病迈进》的评论,指出应用新策略可有效减低或消除中国农村地区血吸虫病的传播。WHO专家组在试点现场调研后指出:中国实施此策略的地方,2008年可达到疫情控制标准;WHO应支持其他有此病流行的国家的专家来中国现场参观,并让中国专家指导其他流行国家的控制工作。原卫生部专家组鉴定该策略属“国际领先水平”。

04

从“五个一”行动

到“健康中国2030”

改革开放后,中国人口的健康状况总体上得到极大改善,但由于资源的分配不合理,农村人口的健康状况仍远低于城市人口。在甘肃工作期间,王陇德就提出并组织实施了城市医院对口支援乡卫生院的“五个一”行动,对解决城乡差别大、农村很难留住较高水平医务人员的现实问题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任卫生部副部长后,王陇德又在总结基层实践经验的基础上,设计提出了由中央政府出资、城市医院派医务人员轮流到对口支援的乡卫生院定期工作的方案并很快被国务院采纳,在部分省市组织试点后向全国推广,成为解决农村医疗人力资源匮乏问题的一种长效机制,并推广至中西部21个省的3644个乡卫生院。

 

王陇德认为,做好基层卫生工作,特别是农村初级卫生保健服务,是搞好整个卫生工作的关键。在他的推动下,原卫生部1996年在河南省召开了全国农村合作医疗经验交流会议,1997和1998年分别在济南和天津召开了全国社区卫生服务现场研讨会和经验交流会。

 

作为“健康中国2020战略”研究组的首席专家,王陇德最关心的是医疗的公平性问题。“我们都是一样的人,健康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权利。我们要致力于提高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让贫穷和偏远、落后地区的人们都能得到平等的服务。”

 

从行政岗位退下来的王陇德仍然把提高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性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之一,对“健康中国2030”规划目标十分关注,对实现目标的路径也有深入研究并多次提出政策性建议。

05

致力健康促进

两获国家科技进步奖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国民健康日益受到关注。王陇德适时提出了“提高国民健康水平,需要开展行为、膳食和厕所三大革命”的卫生策略,并通过各种途径大力推广实施。

 

2003年,王陇德亲自参与策划、组织并编写了《相约健康社区行巡讲精粹》丛书。该丛书共11种,是由中央文明办、原卫生部在全国范围内遴选出的11位首席健康教育专家撰写的原创科普精品,内容涉及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及常见病防治等群众关心的话题,以通俗、生动、活泼的表现形式,为广大群众所接受并应用于日常生活。成千上万的群众从中获益,在全国树立起了“学习科学、拥有健康、享受生活”的新风尚。他亲自撰写的丛书之一――《掌握健康钥匙》,从体育与医学结合、常见和实用以及科学原理为基础三个角度,回答了自我保健和健身的一些实际问题,提出了若干有操作性并易于掌握的行为方式,指导群众合理膳食、正确锻炼,以有效预防慢性病的发生。该丛书2005年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多次再版印刷。

 

在提高国民健康素养方面,王陇德也积极呼吁全社会共同行动,推广健康生活方式,实现健康中国之目标。他认为,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工作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除政府相关部门间的合作外,相关的非政府组织也应联合起来,积极传播健康科学知识,帮助公众树立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亲自拜访多家学会、协会领导,积极沟通联络,包括中华预防医学会、中国教育学会、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中国编辑学会等20家社会团体在内的“中国健康促进联盟”于2011年12月正式成立,王陇德担任联盟主席。“联盟”协调、综合、利用各方资源和优势,推进我国的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工作。2009年底,王陇德当选为中国工程院工程管理学部院士。这充分说明,卫生行业中的工程管理是一门科学,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可。卫生健康事业关系国计民生,牵扯方方面面的利益,只有通过系统工程管理,制定科学的政策策略,才能提高国家疾病控制管理水平。

 

慢性病已经成为威胁公民健康的主要因素。其中脑血管病对国民的健康造成的危害最为严重。脑血管病已是国民第一位死因,大量的病人由此病引发偏瘫、失语、失明等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的残疾。而科学研究表明,此病是可防可控的。在开展4万多例高危人群筛查与干预工作的基础上,2009年,王陇德向原卫生部提出并组织实施了国家层面的慢性病防控工程――“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以推进我国脑血管病防治进而扩展到慢性病防治的三级预防工作。他主持起草了筛查工作规范、干预原则和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标准等,已经过原卫生部审定颁布。2010年8月,原卫生部成立了由部长陈竺担任主任的“卫生部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委员会”,王陇德出任该委员会副主任并兼专家委员会主任。该“工程”在全国范围内迅速推开,国家脑血管病防控工作体系初步建立。此实践证明,脑卒中筛查与防治工程是一项投入较少、社会经济效益明显且能较快见到工作成效的项目;抓脑卒中的筛查和防控,就等于牵住了我国慢性病防控的牛鼻子。通过这项工作的开展,基本掌握了现阶段我国脑卒中流行的特点和规律,也为其他重点慢病防控工作,探索了工作策略和模式。他提出的“关口前移,重心下沉;提高素养,教育先行;学科合作,规范诊治;高危筛查,目标干预”也成为指导当前慢病防控的重要策略。《缺血性脑卒中防治的新策略与新技术及推广应用》获得了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

06

“八字方针”

与“十个网球”

王陇德开讲啦.jpeg

王陇德在央视《开讲啦》节目上做演讲(图片来自网络)

健康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王陇德认为,健康要通过健康的生活方式来保证。近年来,他在《人民日报》、《中华医学杂志》等报刊上发表了《中国人需要一场行为革命》和《中国人需要一场膳食革命》等科普文章,呼吁改变不健康的行为方式,提出了科学饮食“八字方针”(调整、维持、控制、增加)和“十个网球”等简单易记、易操作的膳食原则、方法,并亲自在中央党校、国家机关、军队系统、电视台和网络媒体上多次进行预防慢性病的科普知识讲座,深受广大群众欢迎。

 

王陇德不仅大声疾呼,广为倡导,还身体力行,形成了一些很有特色的个人锻炼、保健的习惯和方法。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陇德说:“‘保持健康,这是对自己的义务,甚至也是对社会的义务。’这句话好像是美国科学家富兰克林说的吧。古人讲勤以修身,智以养德。那么锻炼身体、修养身心的目的是什么?按今天的话来讲,就是为了给社会做更多、更大的贡献。回到社会公共卫生以及疾病防控这个话题上来讲,每个个体的人,能否养成良好、正确的生活习惯、饮食习惯乃至精神层面的卫生习惯,也是政府能否真正把公共卫生工作落到实处的一个最关键的基础。”

 

2016年8月,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在会上强调“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顺应民众关切,对“健康中国”建设做出全面部署,提出“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12月10日周六晚22:38,由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和唯众传媒联合制作的中国首档青年电视公开课《开讲啦》特别策划“健康中国”系列,首期邀请来王陇德院士。王院士开场讲到,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们的目标是:最大程度减少人群患病,要从以治病为中心,转到以健康为中心。我们现在现存什么主要问题呢?他从中风讲到慢病防治,再到影响健康的生活方式和行为,以及运动锻炼,还现场花式使用拉力器,让全场观众为之惊叹。王院士带来了一场《开讲啦》开播以来互动最多的演讲。“我们随时随地都可以运动锻炼,那么我们可不可以现在一起来做一做锻炼?”两瓶矿泉水在手,王院士引爆全场,大家跟着一起从手臂到胸部再到腹部,全都练了一遍。

 

王院士说:“国际上提出了健康生活方式和行为的十六字方针:合理膳食、适量运动、戒烟限酒、心理平衡。很多人说缺乏毅力难以坚持,实际上行为学的研究表明,坚持三个星期,初步成为习惯,三个月形成稳定的习惯,半年形成牢固的习惯。希望人人行动起来,把自己的健康保护好。健康入万策,所有部门的人都对健康有责任。每个人,对国民健康也都有责任,没有个体健康,就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小康。只有我们人人都行动起来,健康中国的目标才能实现。”

古人尝言,“不为良相,则为良医”。行政官员统筹管理、医者悬壶济世,是中国人最高的职业理想。在高度组织化的当代社会,制定切合实际、行之有效的公共政策,可能有着更加重大的意义。做好卫生行政工作,可谓将“良相”与“良医”两相结合。而更难能可贵的是,王陇德并没有将其视为一项属于个人的荣誉,而是一直秉承“做人一定要知足,做学问一定要不知足,做工作一定要知不足”的信念。他始终铭记,卫生管理工作是能使更多人受益的重要的工作。在这项事业上,他不断钻研、创新,将学者、医者和管理者集于一身,树立了一种新的典范。

 

老骥伏枥,夙夜在公。身怀赤子之心、毕生献身卫生健康事业的王陇德院士,依然追逐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奔跑在建设健康中国的路上……